登录
信用卡

养卡提额

逾期

智能还款

首页 > 信用卡 > 万亿信用卡套现江湖:一部POS机38元,套现秒到账!一天最多可刷30万

万亿信用卡套现江湖:一部POS机38元,套现秒到账!一天最多可刷30万

admin 2022-04-12 61


近日,央行召开2022年支付结算工作电视会议,要求突出支付全链条管理,严格受理终端管理,强化市场主体合规能力建设。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作为电子支付受理终端设备的POS机或将进入监管深水区。

【闪电宝】

image.png

POS机常被持卡人用来信用卡套现。信用卡持有者绕过银行正常的提现手续,通过非正常合法手续、以POS机刷卡消费的名义虚构交易,将消费款转换为现金提出。

近年,监管多次整治信用卡套现,违规现象却难以根绝。4月2日,宁波宁海农商银行、中信银行信用卡中心苏州分中心就因信用卡套现管理缺失、信用卡业务管理不到位等,分别被罚275万元、30万元。

乱象为何屡禁不止?市场人士认为,信用卡套现是多方“共赢”的买卖,持卡人、POS机代理商、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均是获利方。

“信用卡套现有免息期,套现成本远低于取现或其他借贷成本。”一名POS机持有者杨阳(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很多持卡人都是看中套现“低成本”和“放款快”,套现多张信用卡获得流动现金。

据央行发布的《2021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数据,截至2021年年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21.02万亿元,同比增长10.86%;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8.62万亿元,同比增长8.90%。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10860.39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

资深信用卡研究专家董峥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指出,套现资金流去向难以监测,隐藏风险不容忽视。

低费率的POS机套现

在某互联网购物平台,时代周报记者以“POS机”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相关商品多达数百件,售价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时代周报记者以购买POS机名义向商家咨询,对方表示出售的“付临门”品牌POS机专供个人刷信用卡,售价38元,只要“简单注册绑定储蓄卡就可秒到银行卡”。

“单笔最高可刷5万元,单日最高为30万元。”该商家向时代周报记者传授套现技巧:套现刷卡要注意金额、时间、商户类型。“金额不要总是整数、而且刷卡金额不能固定。如果你平时每个月只刷200元信用卡,突然上升到一万元,三两天又刷上万元,你很可能被银行查出套现。”该商家表示。

POS机套现成本远低于取现或其他借贷成本。

以招商银行信用卡为例,预借现金有手续费和利率两部分借贷成本。其中,境内人民币预借现金手续费为每笔预借现金金额的1%,境外预借现金手续费为每笔预借现金金额的3%。预借现金透支日利率一般在0.035%至0.05%,按月计收复利。以此计算,年化利率在12.775%至18.25%。

杨阳介绍,他以套现方式获取等额资金,5000元内每笔利率为0.38%,超过5000元每笔利率约0.6%。一般情况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手续费,每笔利率约为0.6%。


信用卡套现,相关方难辞其咎。个人负债金融法务专家刘亚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持卡人套现的手续费是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利润,因此支付机构难有动力主动禁止。而商业银行竞争激烈,监管力度大或导致业务萎缩。”

“其实,风控系统能发现持卡人的频繁套现行为,但只要持卡人不跑路,套现金额不大,部分银行也就不会深究。”业内人士分析指出。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为赚取手续费,部分银行的客户经理也会与收单机构合作,推销POS机。杨阳表示,他的POS机就是办理信用卡时,客户经理“送”的。

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客户经理推销POS机有两种收入来源:一是返利收入,通过推销POS机给客户,客户绑定信用卡之后,他们可获一定返利;二是刷卡分润收入,客户使用POS机刷卡,这些客户经理可以按照刷卡交易额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多数支付公司给代理的返点为0.05%左右,即客户每刷1万元,客户经理就能获得5元提成。这套模式也适用于所有POS机代理商。

“POS机代理商里存在分级抽佣模式,持卡人每刷一笔钱,收益都会按比例分下去。”上述人士表示,过去几年,支付行业竞争激烈,利润持续走低,即便是微信这样的头部支付机构,也未能在小微商户支付业务中实现盈利。为扩大产品市场,第三方支付公司选择与代理商公司合作,并支付相关推广费及分润款。

代理商的效益和卖出的机器数量及交易规模挂钩,黑产日益体系化和规模化。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不少代理商推出帮助用户办理信用卡、并提供养卡和提现等业务。他们利用信用卡免息期的时间差腾挪资金,“以贷还贷”、“以卡养卡”,每个月也以此盈利。“市场需求始终存在,套现风控难度较大,且黑产在较长实践中已形成较为成熟的方案,至今仍在不断演进。”苏筱芮表示。

监管压力传导至银行

早在2016年,央行就明令叫停网络售卖POS机。当年9月,央行下发《关于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指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上售卖POS机、刷卡器等受理终端。

但就目前来看,POS机网络销售的途径并未中断,销售规模仍在快速攀升。截至2021年年末,联网POS机具3893.61万台,较上年末增加60.58万台;全国每万人拥有联网POS机具275.63台,同比增长0.68%。

在此背景下,监管要求商业银行加大信用卡业务监管力度。

2021年1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信用卡业务规范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套现、盗刷等异常用卡行为的监测分析,并采取有效措施及时、准确监测和管控信用卡资金实际用途。

今年3月1日,央行发布的《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正式生效,要求收单机构应当在初始拓展特约商户,以及与特约商户业务存续期间,采取有效方式核实特约商户身份信息。

信用卡业务的合规压力也加速传导至银行。4月2日,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信用卡中心苏州分中心因信用卡业务管理不到位,被苏州银保监局处以罚款30万元。同日,宁波宁海农商银行因信用卡套现管理缺失等问题被宁波银保监局罚款275万元。

银行机构也在加强信用卡违规监控。

今年2月,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信用卡透支用途的公告》强调,不得通过非正常渠道提取现金,或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套取现金。近日,中国银行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用卡行为、保障信用卡安全的提示》强调,不得通过虚假交易、非法工具等手段套取现金或积分,不得用于开展非法代购等恶意套利行为。信用卡不得用于房地产、证券、基金、理财、其他权益投资及生产经营等监管禁止领域。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3家银行先后发布信用卡资金管控公告。

“对于信用卡业务应该通过相关的业务规范,要让其回归到消费本源。”在董峥看来,要想解决信用卡“套现”现象,还是要从金融体制的变革入手,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更有帮助的信贷业务服务。

董峥认为,发卡行要落实“授信刚减”政策的同时,也要改变靠大额授信获客留客的经营思想,同时研究和提升信用卡业务对传统金融业务的作用,以适应日新月异的市场变化。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