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pos使用

激活

积分

故障

设置

风控

手续费

跳码

押金

花呗

首页 > pos使用 > 手续费 > 免手续费的POS机存在吗?会被骗!

免手续费的POS机存在吗?会被骗!

admin 2022-04-12 85


五年前,我和小乔都是学校的普通教师。因为我们在大城市,低收入高消费,经常为钱发愁。小乔觉得,靠着自己和丈夫的死工资,这辈子在大城市扎根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果断辞职,通过朋友的介绍进入了保险行业。

保险销售员确实赚了很多钱,但前提是继续下单。小乔动用了亲朋好友的全部资源后,下达命令变得异常困难。就在这时,小乔一生中的“贵人”——李姐出现了。

正常的pos机刷卡手续费:0.38%-0.6%

【闪电宝】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李大姐也是保险推销员。她比小乔早几年进入这个行业。她在这个城市已经有房有车,孩子也被送出国留学。平日里,李大姐衣着华丽,经常去高档美容院保养,令公司很多新人羡慕不已。

一次晨会,李姐和小乔谈生意,小乔谈自己的困境——几个月来,她的业绩才刚刚过了“底线”,只赚了钱。入不敷出,买房买车送孩子上好学校的愿望似乎永远无法实现。

李姐安慰小乔:“慢慢来,这件事不能着急。另外,如果你是做保险的,你自己的‘装扮’也应该改进一下。坐公交车的业务和开车绝对不是同样,开卡罗拉跑业务和开奔驰跑业务不一样。”

接下来,李姐推荐小乔使用N公司推出的POS机。

N 该公司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但它是从 POS 机业务开始的。公司为个人、店铺、公司提供安装服务。市面上的POS机大多是秒到或次日提现,手续费在6‰左右。但是,N公司声称自己的POS机提现是“5天付款,0手续费”。

本公司称,持卡人在刷卡后5天内提款,需支付手续费,但低于6‰;5天后退卡,0手续费;如果5天后不取款,这笔钱仍可存入N公司赚取利息。1万元的每日利息为5元。有商家算了一笔账,觉得“零手续费”很划算,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带了一台来装机。

李大姐让小乔和丈夫申请信用卡。“越多越好。”如果他们两个能得到几十万的积分,他们就可以用这台机器还款,赚取积分。我在N的网上商城换过东西,我有几十万的现金周转。不确定性也随之而来,这不是最好的吗?”

小乔有些感动,但又担心不安全。她不知道POS机,听说过一些负面消息。于是李姐开始告诉她,她用这台POS机刷过信用卡。已经3年了。期间靠着它的营业额,买了辆宝马,买了房子,把孩子送出国了。因为她似乎有经济实力,所以她的客户层次不一,保险业务也增加了几倍。佣金少。现在她家的资产实现了良性循环,房价几乎翻了一番。

看着李姐保养得很好的脸,提着一个价值数万美元的包,还有她那辆闪闪发光的宝马,小乔看着她那一套不过五百块钱的衣服,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当即递交了申请材料,在李大姐公司的POS机上买了N个,然后带着老公去多家银行申请信用卡。

使用POS机一段时间后,小乔的生活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n 首先,她买了一辆车,虽然只是一辆丰田卡罗拉,但和风雨相比,当她只靠两条腿做生意的时候,她的心理感受就不一样了。二是保险业务量真正增长。,陌生人和熟人介绍的业务逐渐增多。后来,她在老乡的介绍下加入了一个商会,结识了更多有金钱、休闲、保险需求的商界精英。

使用POS机 第二年,小乔在家乡买了房子,把孩子转到当地更好的学校,带着父亲去了南方气候比较温暖的地方。此外,她经常有几十万卡什在转身,人生似乎真的达到了一个小高峰。

这时候,小乔觉得自己趁年轻离开学校的决定是对的。

一天,李姐找到小乔,说N公司有新业务,让小乔跟她一起去上课了解情况。讲座地点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气势磅礴,不仅邀请了当地电视台的主持人主持,还邀请了领导出席。

通过介绍,小乔对N公司有了更多的了解:成立多年,公司业务范围非常广泛,包括科技产品、POS机、日用品、汽车经销商、网上商城等。云南、广西还有植树、茶树、矿产……

李姐说,她上个月去云南看云南N公司的几座茶山。茶树已进入生产阶段。山野间到处都是采茶姑娘,蔚为壮观!”

坐下来听了一会儿,N公司的领导开始在舞台上宣传股权——N公司计划等两年,其他业务启动。一次,去美国上市。提前购买股权相当于购买原始股。一旦公司上市,价格可以翻倍。股权价格为15万元。购买后,可以介绍他人购买,可以获得5万元的提成。

当天现场销售火爆,全场人山人海,两个多小时就卖出了数百股。小乔被这温馨的气氛感染了,刷卡买了本。李姐对她说:“介绍三个人来买,你就可以把你买的股权的钱赚回来。这么好的东西,去叫人买吧!”

第二天,小乔我约了3个人喝茶吃饭,和他们谈了股权。一个是做皮具生意的远房亲戚。他从小乔那里买了多份保险,信任小乔,二话不说买了一个;第二个是她认识多年的朋友,并与其他人建立了伙伴关系。一个幼儿园,但她更谨慎。她先是在小乔的推荐下买了一台POS机。考虑了一个多月,她买了一个股权;第三个是我。

那个时候,我还在学校打工,穷,生活圈子也很小,所以想不通小乔退学后在做什么。小乔也解释说累了,最后简单说说自己奋斗的结果:买房、买车、买股权,打算换奔驰。

短短几年时间,我和小乔就拉开了巨大的差距。虽然羡慕她发了财,但我还是怀疑她的话。
最后我没有买股权,也没有买POS机。

2017年,我用全家在我工作的城市买了房子。大城市的房子太贵,首付是东西方凑的,每月的房贷也让全家人都觉得吃力。小乔知道我的经济很拮据,就劝我用N公司的POS机提现。

她说,比如我买个空调,要1万元。如果我用我的信用卡正常消费,店家会让我承担6‰的手续费,但如果我提前5天用POS机兑现信用卡,如果是这样就不用交这个费用了。您将钱转入您的储蓄卡,然后付款。

可能小乔真的很想帮我,所以她没有让我在POS机上花钱,而是让我先在她的POS机上试一试。当别人用她的POS机时,她会从中收取一点“刷卡费”,但当我们关系好时,她没有收任何钱。

之前,为了帮助小乔完成工作任务,我设置了一张限额几万元的平安银行信用卡,但我很少用。小乔让我用这张卡在她的POS机上刷2000元。5天后,她取了钱,把钱全额转到了我的储蓄卡上。

就这样,这张信用卡开始被持续使用。一般以后会刷几次账单,钱到了就用来“周转”,到了还款日再还钱,以此类推。信用卡里的几万块钱,真的变成了储蓄卡里的真钱,花在哪里没有限制。

尝到甜头后,我和老公也在小乔的推荐下买了几张其他银行的信用卡。很快,我们手头的流动资金就达到了20万元。但我总是很小心地使用它,不会花太多钱,通常是几万。小乔的远房亲戚和其他朋友要慷慨得多。他们用这笔钱来改善生活、扩大经营和增加投资。N公司的POS机月营业额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一年后,他们可以节省很多费用。

N 公司POS机业务量迅速扩大,“网上商城”也十分红火。

该项目具有“财务管理”的性质。会员在商城充值后,投资10万元可“放大”20倍,每天返还1000元(“放大”后总充值的5%)。为规避监管,商场退还的款项多以礼券或积分的形式呈现,可在商场内兑换商品或兑换成现金。不过这个商城的会员费并不便宜,五万是一个级别,级别越高,赚的积分就越高。

如果会员需要钱,他可以随时退出和退出。那些使用有POS机的人手头有很多现金,有些人找不到投资的地方,就会在“网上商城”给会员充值,用钱赚钱。

N 公司还拥有一家汽车经销商,自称可以“0元买豪车”,而小而美的奔驰就是在这家经销商那里买的——如何做到“0元买”?车行会帮助车主申请车贷,拿到车子的全价,然后车主在POS机上刷信用卡还款。由于信用卡不需要手续费,车主也不需要套现,这就是所谓的“0元买豪车”。

当然,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后来小乔翻看购车合同,发现自己买的基本款奔驰比4S店贵了3万元。

在N公司的宏伟蓝图中,他们将继续推出“0元旅游”和“0元买房”,可惜这些政策没有出台,公司出事了。

因为我们享受的“免手续费”、“返现”、“高息”无非是庞氏骗局,而POS机不仅是这个骗局的入口,也是这个骗局中的障眼法。

2017年底,我在小乔的POS机上刷了6万元,但5天后,钱没有按时转到储蓄卡。我有些着急,赶紧问小乔原因。她说N公司准备上市,换了股东,制度有点破。让我再等一天。

第二天钱还没到,小乔就警惕起来,赶紧通知所有购买POS机并在她的POS机上刷卡的人“暂停所有信用卡支付”。她粗略地数了一下。当月,她的POS机一共使用了近40万元,其他亲戚朋友在他们的POS机上总共花费了60多万元。也就是说,仅小桥线,卡在POS机里的钱也就100万左右。

小乔安抚了大家的情绪,说钱很安全。你应该在最快的一年之前和最慢的一年之后回来。不要太担心。这种情况以后会得到尊重。”

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每天都问进展,小乔却表现得很淡定,总是说“没关系,明年肯定能解决”,还说“百万人在等,你几万,把你的心放在你的肚子里,如果你真的不放心,我可以带你去总公司。”

临近年底了,大家都很忙,我也不再追了。正月初二,小乔给我发了个过年红包,要我早点回城上班,早点从POS机里掏钱,“好兆头”。

正月初二,六万元还是没有到。回到城里,我立刻拨通了小乔的电话,却是从那边传来了一声霹雳——春节前,N公司的大老板已经有人大笔大笔的去公安局报案了。的钱。据称,涉案金额达数亿元人民币。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一身冷汗,这才意识到我的6万元可能不会退还。这笔钱对我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我拒绝放弃,不停地打着漂亮的小电话,要求她找到她的上司和公司,以获得退款。说到最后,我被撕裂了:“你不努力,你追的话,我肯定要你这个钱。”

小乔深入询问,带回了消息。我们更绝望了——大boss逃到国外了,小乔的“在线”李姐也躲了起来。

小乔听说,李姐作为N公司的资深投资人,已经从危机中抽身而出。她知道公司多年前出事了,立即要求公司归还她的股权和卡在POS机上的钱。.第一次去公司,没想到会到。第二天,她带着 70 岁的母亲一起去了。我找到了钱,交给了李姊妹。

接下来,知情人士带着老人、孕妇、病人到公司闹事。很快,剩下的高层也纷纷逃跑。公司的人去了空荡荡的大楼,所有的生意都停止了。那时,小乔还被蒙在鼓里,依旧按照李姐的吩咐安抚亲友,让他们等过年后拿到钱。

小乔说起这件事,发不出声音。她咬着牙说,她连杀李姐的心都有了:“我这么信任她,她却这么对我!”\n

时间一天天过去,问小乔的人越来越多。无奈之下,她只好召集几个好朋友一起说实话。我们没有为难她,因为这个时候再逼她想办法尽快拿回钱也没有用。否则,一两个月后,我们有的可能会破产,有的幼儿园可能会破产,有的家庭可能会解散。

有朋友说,如果信用卡不可用,就变成坏账,坏账,进入银行的失信名单,事情会朝着更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到那个时候,人就很难活了。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亲情和友情。”

小乔不想上班。她向保险公司请了一个月假,把孩子交给老人照顾,开始全心投入维权行列。

她加入了几个受害者建立的QQ群和微信群,这才知道她身边有这么多受害者。受骗者中,有想赚点零花钱的宝妈,有想像小乔一样“装”的保险代理人,也有公务员、医生和护士,但大多需要资金周转。常年。小企业主。他们损失的最多,几千万,几百万,到处都是几十万。

商量后,我们决定首先向N公司所在地报案。警方听取受害人的描述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没想到,这个正常的行为给后续的维权带来了麻烦。

第二步,大家去上海。有人发现这台POS机的结算方叫“S支付有限公司”。其总部设在上海。N公司负责人表示,由于S公司没有及时将业主刷入的钱给他们,所以无法将钱退还给业主。

2018年4月,200多名遇难者满怀野心赶赴上海,小乔也去了。到了第二天,S支付公司让维权负责人把大家刷卡未到账的交易数据做成Excel表格,包括:交易时间、交易金额、商户在收据,哪家银行的卡,卡号…… 小乔立马告诉了我,我以为事情有大转机,赶紧跟了上去。但是当我打表的时候发现,我们在当地刷卡的时候,收据上的商家都是东北偏远小镇的加油站、小餐馆、小超市。乍一看不正规——我在网上查了下,果然都是假的,这些商家根本不存在。

我才知道N公司推出的POS机并不正规。我也查询了一些资料,才知道POS机按照结算的数量可以分为“一台清算机”和“两台清算机”。“即使是“三清机”,如果使用“第一清机”,刷卡的钱可以直接转入自己的账户,但转账方必须是银行账户;还有很多“二次清机”。有了这台POS机,你刷出来的钱会先转到别人的账户,再被别人转给你,风险很大;“三清机”的安全性更是更糟糕的是,中间要转两个账户才能把钱拿到手。——原来,N公司声称“非常安全”的POS机应该是“第二清算机”或“三清算机” ”。

说起来,还是一个“贪”字。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想觊觎别人的利益和一点点手续费,但我们没有意识到人们明确表示他们会欺骗我们的本金。


表格交给S支付公司后,对方一直没有回应。维权负责人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公司和你根本没有业务往来,只和N公司有业务往来,但那是1年前的事了。”

原来,不久前,不少支付机构响应政府监管机构的号召,开始了自查。在此过程中,发现N公司存在“违规经营”问题,关闭关联交易,导致N公司资金链断裂。

“我们很久以前就停止了他们的业务。” S支付公司的人说完就拿出了“停业”的文件,但大家都不相信,认为支付公司在忽悠大家。愿意去处理——你知道的,有些受害者远道而来上海,连过路费都负担不起。晚上,6个人挤了一个房间,以取回一些钱,维持正常生活,救火。紧急。

一些人无法接受这样的待遇,于是拿起喇叭走出S支付公司,兴奋地喊道:“我们损失这么大,我们来的这么辛苦,我们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妥妥的,支付公司怎么推三四,我们不能去,领导出来跟我们说话!”

一时间,这群人怒火冲天,大喊大叫,大喊大叫,帮忙、尖叫、吵闹。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观看热闹。最后,S支付公司报了警。因为扰乱了其他人的办公秩序,警方要求他们迅速离开。

但受害者拒绝去,哭着尖叫着让警察公平对待。不一会儿,大批特警赶到,用扩音器劝大家离开。人群安静了几分,但依旧没有人动。维权负责人试图沟通,但双方意见未能达成一致。10分钟后,大多数人放弃了,开始慢慢走出去。

受害者中有一个人。他的妻子怀了刘嘉。由于N公司的项目,他损失了50多万元。听说他为了还债,借了高利贷。还有一位在公共机构工作的受害者有机会得到晋升。此事一出,便曝出他挪用部分公款偿还信用卡。他不仅失去了公职和党员身份,还被送进了监狱,人生的命运被改写。

这次去上海维权以失败告终,小乔把这段经历告诉我后又哭了。我知道我的6万元不应该要回来,但我没有再为难她。

小乔真是累死了。一些亲戚朋友经常来找她要钱。小乔好声解释说自己的空子补不上,已经开始高利贷了。“另外,既然是投资,就一定有风险。”

但那些人无法接受。他们用最恶毒的语言骂小乔,每天打电话给讨债公司跟踪。就连她出租屋的门都涂上了红色的“债务和金钱”。画。小乔一家终日惶惶不可终日,老爷子只能让老爷子带着孩子回老家。

林琳最后得出结论,小乔和她的亲友在N公司的各个项目中损失了170万元。她整晚睡不着,不得不去保险公司上班。她的生活一团糟,脑子里总是冒出从楼上跳下去、不知所措的念头。

一天,小乔的父母拖着生病的尸体到城里看她,劝说:“死不能解决问题。你现在不是为你而活。你有两个孩子和父母。有一个家庭。你现在这么年轻,你已经赔钱了你还是可以赚的,如果你没有人,那你真的什么都没有。”

父母走后,小乔给小乔塞了一万块养老钱。小乔大声哭了起来。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死,要保持坚强。

我只能用“年轻人可能会卷土重来”这几个字来安慰自己,但是对于那些把所有的财富都投入到N公司各个项目中的人来说,一些年长的人可能会觉得很难站起来,其他人除外他们的生活。后悔,只剩下还债了。

在维权组沉默了一段时间后,有人打算去上海维权。与第一次相比,大多数人没有反应。后来,这个提议就结束了。

2018年9月,我已经对追回钱没有太大希望,所以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一天,小乔把我拉进了一个叫“还钱群”的微信群,说有个“大神”可以帮大家把钱还回来。

进去的时候,群里已经开始热烈地聊天了,一个叫“舵手”的人做了长篇大论。我点击打开一个段落。他在教大家如何与银行沟通,如何取回钱——他不是N公司事件的受害者,但他在其他平台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最后通过银行把钱全部取回。

我拿着手机,听了很多次“舵手”的声音。他说我们通过POS刷卡提现,只能视为虚假交易。由于“二次清算机”的商户大多在异地,而且都是假的,POS机发行的名单上不可能有持卡人的亲笔签名。签署,所以交易不被视为“成功”,“您可以以“确认交易”为由要求银行撤回此原始订单。这是您的权利。银行收到持卡人的要求后,会要求收款人提供账单原件,在这个骗局中,收款人是不可能拿到的,所以银行会判断交易“不成功”,然后钱元禄退回.

这是合理合法的操作。大家都觉得有希望,开始打电话给银行,但成功的人很少——原因是我们已经报案了。收到银行通知后,S支付公司向银行出具了案件受理回执,说明该案件涉及非法经营、集资诈骗,已立案处理。如果案件没有结案,他们将无法退还钱款。

每个人都想尽办法提供各种证明,也没有用。最后,银行不堪重负。此次事件已备案,不再受理“调整订单”申请。

我咨询过律师,律师说我们必须在这件事上打赢官司。但是,结果很可能是官司赢了,钱还没到。逃跑的N公司法人一天不露面,本案为悬案。

转眼间,农历新年又临近了。看着一张等待支付的信用卡账单,看着悲惨抱怨的家人,我感到很遗憾。一个不懂金融知识的人,怎么会相信天上掉馅饼是正常的、合理的、没有风险的呢?想骂李姐、小乔,也想骂贪婪轻信的自己。

后来听说N公司“网上商城”的法人和财务相继被警方抓获,但他们手里没钱,钱被大老板转入她的私人账户。她很可能通过不正当手段将钱转移到国外,无法执行。N公司几家子公司的负责人也被逮捕,仍然没有财产可以执行。

毕竟我们的钱被吞了。

没过多久,沉默已久的维权团体有人发了一张 N 公司大老板儿子的照片。母亲逃跑后,他被警方控制。由于糖尿病和哮喘,他被假释出狱接受治疗。他每天都要到警察局报到。

群里又热闹起来了,大家都骂他们全家,抱怨警察不应该让这种人保外就医,“你应该让他坐牢!”

情绪上,大家聊着最近的情况,又是一阵感叹。为此,群里有人离婚,有人公司破产,有人卖房卖车,有人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

而小乔把她家乡所在城市的房子卖掉后,把孩子转回家乡学校读书。未来,她还有几十万的车贷要还,每个月都会收到10万的信用卡账单。这一切就像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相关